您所在的位置:法律快车 > 赣州律师 > 谢开荣律师主页 > 亲办案例 > 案例详情
律师信息
  • 姓名 : 谢开荣律师
  • 电话 : 139-7075-2617
  • 职务 : 主办律师
  • 机构 : 江西锐泓律师事务所
  • 证号 : 13607201510394220
  • 邮箱 : 317679513@qq.com
  • 地址 : 江西省于都县贡江镇濂溪路学府商街锐泓律师事务所
谢开荣律师

微信扫一扫关注谢开荣

朱某故意伤害案不宜区分主从犯时仍获较轻判决
作者:谢开荣发布时间:2016-10-18来源:法律快车浏览量:0


  (注:本案同案犯有三名,还有一人在逃,其中黄某被判四年三个月,本案受害人伤情经鉴定达到重伤二级,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法定刑是三年以上,因为三人都参与了殴打,不宜区分主从犯,加上朱某之前犯有他罪,属于累犯,刑期一般要超过同案犯的四年三个月,经过律师辩护,提出六大点从轻处罚的理由,最终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关于朱某故意伤害案的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
    江西锐泓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朱某之母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辩护人经过查阅本案卷宗,会见本案被告人,辩护人对公诉人指控被告涉嫌故意伤害罪罪名没有异议,主要针对被告人量刑及处罚提出如下意见:
  一、是同案犯黄某要求被告人停车,下车后,被告人朱某没有先动手打受害人龚某,更没有伤害受害人头部,其对受害人的伤情作用轻微,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
    案发时,受害人和向某不遵守交通规则,长时间站在马路中间阻挡被告人等驾驶通行,作为司机的被告人原本不想多与受害人计较,责备了对方两句便开车离开,车刚走不远,黄某说受害人在还口骂人,黄某便叫被告人停车,后被告人便同黄某和袁某一起下车,继而发生了该起案件。

    下车后,被告人朱某没有先动手伤害受害人。据受害人亲属向某陈述,双方发生口角后,被一男子推倒在地,当其摔倒时,看见是一个较胖的人(即被告人朱某)推的,还看见另外几个男子(即黄某和袁某)拳脚将受害人打倒在地;据同案犯黄某陈述,是在逃犯袁某先动手,袁某下车后,用脚朝该男子踢去,踢了几脚将该男子踢倒在地上;朱某自己也否认先动手。因此,先动手将受害人打倒在地的显然不是被告人朱某。 

受害人重伤的部位是在头部,但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能够证明被告人朱某伤到了受害人头部,相反,综合现有证据,恰恰可以认定被告人没有伤害受害人的头部。首先,在公安机关对被告人讯问过程中,被告人三次都很坚定的表明,没有打受害人头部,乃是黄某和袁某在踩受害人头部和胸部,当时被告人已经根本没有位置再去踩受害人头部了。其次,同案犯黄某也很明确的表明,没有看到被告人踩了受害人头部,只看到被告人踩到受害人上半身其它部位。再次,受害人龚某自己也没有具体指认被告人踢了其头部。最后,虽然受害人亲属向某称三人都踢了受害人头部,但并不符合现有证据所反映的客观事实。

向某说三人都踢踩了受害人头部,这是否符合客观事实,我们可以结合所有证据材料来分析判断。当问到三名同案犯是如何殴打受害人时,向某向公安机关是这样陈述的:“胖胖的男子将我推开后,先用脚踢了龚某的大腿,然后用脚踢踩龚某的头部,我将他推开后,他又将我推到在地,又上前用脚踢、踩龚某的胸部、头部等部位”;“其他几名男子先是用拳头、脚将龚某打倒在地,倒地后,他们用脚踢、踹、踩龚某的大腿、胸部、腹部、头部等部位,一直打到我用双手护住龚某的头部为止”;“临走的时候,还有一名男子狠狠的朝我老公头上踢了一脚”。

从这些陈述中不难看出,在整个短暂的斗殴过程中,被告人先后两次是在对付向某,中间还有一次被向某推开,而且据被告人陈述,被告人在刚开始起冲突的过程中鞋子就不小心脱落了,在黑夜中找到鞋子并穿上用了不少时间,穿上之后已经停止伤害了。而其他同案犯从开始将受害人打倒,一直到最后向某趴在受害人身上求饶之前,都没有停止踢踩受害人的头部,尤其是,其他同案犯在临走前,还狠狠踢了致命的一脚。因此,即使被告人在混乱中也踢到了受害人的头部,其对受害人头部重伤的后果,相对于另外两位同案犯来说,起的作用力绝对要轻微得多!

但是,据被告人陈述,在整个过程中,其都没有伤害受害人的头部。当时已经有两个人一直在踢受害人头部,被告人推完向某回来时,只能站在倒下的受害人下半身旁边的位置,自然只能踢到受害人的大腿,最多也只能踢到受害人的胸部。在当时漆黑的环境中,向某连几个人都分不清,加上当时其主观上希望追责于所有同案犯,自然会把被告人踢了受害人胸前几脚认为是踢到了受害人的头部。实际上,当同案犯已经在伤害受害人头部时,被告人于情于理都不会、也无法踢到受害人的头部。

因此,受害人是同案犯黄某和袁某先动手打倒在地的,其头部重伤也是黄某和袁某持续踢踩,特别是最后狠狠一脚导致的结果,与被告人无关。被告人在整个过程中没有时间和空间去伤害受害人头部,其在对受害人的伤害中起的作用明显很轻微,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第3条第3款规定:对于从犯,应当综合考虑其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以及是否实施犯罪行为等情况,予以从宽处罚,减少基准刑的20%-50%;犯罪较轻的,减少基准刑的50%以上或者依法免除处罚。鉴此,请求法院对被告人朱某从轻、减轻处罚。

二、被告人对受害人进行了积极赔偿,真诚悔过,取得了受害人的谅解。

    案发后,被告人对自己当初的行为深深自责、忏悔不已,被告人及其母亲积极筹措资金,支付了受害人龚某医疗费和补偿金25000元。虽然被告人的家庭十分困难,但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其已经尽到自已最大的努力,并且在事后也得到了受害人的谅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第3条第9款规定:“对于积极赔偿经济损失的,综合考虑犯罪性质、赔偿数额、赔偿能力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0%以下”。恳请法院酌情考虑对被告人朱某从轻处罚。

三、被害人一方对于矛盾的产生和激化负有直接责任。被告人朱某的犯罪行为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较小。

在本案中,被害人长时间缓慢行走在车道中间拦阻被告人等通行,直接导致了矛盾的发生,后被被告人理所当然的责备后又还口骂人,从而激化了本案的矛盾。而被告人自始至终只是想教训对方,并没有想要重伤受害人,被告人在整个过程中只是踢了受害人腿部和胸部几脚,根本没有想到同案犯会对受害人头部下如此重手,因此,当被告人找到鞋穿好后,见同案犯还在踢踩受害人头部,便大声喊叫不要再打了。可见,被害人在此事上有重大过错,而被告人的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都相对较小,请求司法机关在对被告人从宽处理。

四、被告人如实供述自已的犯罪行为,自愿认罪,且认罪态度较好。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第3条第6款规定:对于坦白情节,综合考虑如实供述罪行的阶段、程度、罪行轻重以及悔罪程度等情况,确定从宽的幅度。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以下。第7款规定:对于当庭自愿认罪的,根据犯罪的性质、罪行的轻重、认罪程度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0%以下。被告人自第一次被讯问时,就一直如实供述了自已和他人的犯罪行为的事实,并积极配合调查,其对自己的行为非常后悔,委托母亲四处讨借,在最大限度内支付了受害人的医疗费和补偿金,充分说明被告人的认罪态度较好,具有明显的悔罪表现。被告人当庭也愿意认罪。恳请法院对被告人朱某酌情从轻处罚。
    五、应根据被告人两次犯罪的具体情节因素,来确定因累犯增加的基准刑幅度。

    五年前,被告人在深圳被人雇请为司机,主要负责开车,后因雇主犯强迫交易罪被一同追究了刑事责任。当时,法院认定被告人系强迫交易罪的从犯,后被法院判处了7个月有期徒刑。而此次犯罪虽然受害人构成重伤,但被告人没有伤害其头部。恳请法院综合考虑被告人犯前后罪的各种情节因素,适当增加基准刑的幅度。

    六、建议本庭在量刑时能考虑被告人特殊的家庭因素。

    因本案的发生,被告人的妻子已经离开,被告人家中只剩下疾病缠身的老母和嗷嗷待哺的女儿,生存压力之大可想而知,建议本庭在量刑时能考虑其特殊的家庭因素,对被告人宽大处理。

综上所述,在本案中,被告人朱某对受害人龚某重伤的结果不具有因果关系对其伤情起的作用明显轻微,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本案发生后,被告人取得了受害人的谅解,并且受害人对该案的发生有不可推卸的过错责任。被告人能如实供诉罪行,主动认罪、积极配合调查,悔罪表现好,其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较小,再犯的可能性很小。请求法院结合各种情况对被告人综合量刑以上辩护意见恳请法庭予以参考并采纳!

此致

于都县人民法院                     

                                         江西锐泓律师事务所

                                         辩护人:谢开荣律师 
                                    2016420

    

注:以上内容由谢开荣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法律快车建议您致电谢开荣律师咨询。
服务地区:江西 - 赣州
手机:139-7075-2617(接听时间:8:00-21:0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短信咨询